毛主席对三峡工程的顾虑

浏览量:9380
0

毛主席对三峡工程的三大顾虑

 

三峡坝区“毛公山”(夏林  摄)


  治理长江是长江流域人民的千年期盼。为了这个期盼,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早在1918 年就提出了建设三峡水利工程的设想。但是,在当时内忧外患、战乱频繁、国力衰弱的中国,伟人的构想,只能是一个美好梦想。

  新中国建立不久,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就高度关注长江水患治理问题。

  专门设了长江水利委员会,组织专家研究长江的治理。早在1953 年,毛泽东就大胆提出在三峡卡住长江,修建大型水利枢纽的思路。1956 年,毛泽东在畅游长江后写下了“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著名词句,那是他对在长江三峡上修建水电大坝的美好想象。

  1957 年,毛泽东想亲自看看三峡的地貌是否适合修建大坝。为此,他于当年7 月7 日给中央发了一封惊人的电报:“我拟于7 月24 日到重庆,25 日乘船东下,看三峡。如果三峡间确能下水,则下水过三峡,或只游三峡间有把握之一个峡。请中央考虑批准。”但经过慎重考虑,中央政治局没有同意他的这个要求。

  其实,当初毛泽东本人在此问题上也是非常慎重的,从1953 年到1958 年1 月南宁会议不到5 年时间,毛泽东为了三峡工程和长江水利建设问题先后6 次召见著名长江水利专家、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对三峡工程的考虑,他逐步地深入和细致,提出了很多关键性问题:一是如何解决泥沙淤积;二是投资国力能不能承受;三是怎样解决防空炸问题,同时要考虑防原子弹的问题。

  “找人替我当国家主席,我帮你修三峡大坝”1958 年1 月,毛泽东亲自主持南宁工作会议,期间有几天时间就专门研究三峡工程问题。

  在三峡工程问题上,主张先修三峡工程的林一山,和主张先开发长江支流不宜先修三峡工程的李锐一直就有着激烈的争论。两人几万字几万字地写文章写论文,阐述和对方的不同观点,分别发表在专业刊物上。这就是我国水利界著名的三峡问题“林、李之争”,争论一直持续到80 年代。

  争论激发了毛泽东更大的兴趣,他要看看,双方都有些什么理由。南宁会议时,林一山和李锐下榻同一座宾馆。了解林、李二人争论经过的人开玩笑说他们是“两个冤家碰了头”。

  1958 年1 月17 日晚饭后,一间会客室中,专门研究三峡问题的会议由毛泽东主持召开。像考生面对考官,林、李二人都坐在正对毛泽东的长条桌的那一面。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人也都在座。会一开始,毛泽东便开门见山,要林一山、李锐开腔,并问林一山:“你要讲多长时间?”林一山说要两个小时。又问李锐:“你要讲多少时间?”李锐说要半小时。

  两人客气地推让一番,自然还是主管长江的林一山先发言。林一山历数长江洪水灾害给百姓和国家带来的损失以及至今存在的众多隐患;讲到国内航运事业的落后,以此论证实现以三峡水利枢纽为主体的长江流域规划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林一山还谈到了三峡工程投资的可行性,最后又谈到了三峡工程技术上的可能性。

  李锐则提出,修建三峡工程需要移民100多万人,是个极其严重极为困难的问题。另外,还有地质情况及工程技术等很复杂的问题不容有任何疏忽,三峡工程同国防与世界形势也有不容忽视的关系。

  争论的双方都把自己的理由陈述完了,该毛泽东表态了。毛泽东却又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讲了还不算数,你们两人各写一篇文章,不怕长,三天交卷。第三天晚上,我们再来开三峡的会。”

  看起来,毛泽东还没拿定主意,上与不上的两种意见还要经过第二个回合的较量。

  第三天,林一山扬扬洒洒2 万多字成文。剩下来的事情自然就是最后裁决了。

  第三天的晚上,会议室里又坐满了人。虽然没有人说笑,但气氛已不似前几天那么紧张。

  1992 年,李锐发表过一篇文章《关于三峡问题的“御前”争论——忆毛主席亲自主持的1958年南宁会议》,其中这样形容这次会议:“大概有点像围棋什么名人战、天元战的结局一样,胜负已决,只待主持者宣布结果,会议不到半个小时就散了。”

  毛泽东宣布的结果是,三峡问题并没有最后决定要修建。有意思的是,毛泽东的讲话是从赞赏李锐的文章写得好,意思清楚,内容具体,论点可以服人开始的。

  毛泽东说,对三峡我还是有兴趣的。“最后下决心确定修建及何时开始修建,要待各个重要方面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之后,才能作出决定。”

  正如毛泽东所说的,决定虽未作出,但准备工作可以说是一直在进行之中的。对“高峡出平湖”的梦想,毛泽东简直是着了迷。1958 年3月30 日,毛泽东视察三峡工程坝址中堡岛,站在船尾甲板上,他举起望远镜边看边诙谐地对林一山说:“你能不能找个人替我当国家主席,我给你当助手,帮你修三峡大坝好不好?”

  “三峡大坝修成后不要忘记在祭文中提到我”对长江三峡怀有一腔浪漫诗兴和雄心壮志的毛泽东,为了实现“高峡出平湖”的三峡工程梦想,还曾求助苏联专家。但历史进入1960 年代之后,无论是国内的经济情况还是国外的政治环境都发了巨大的变化。内有三年困难之因,外有中苏关系恶化之果。同时,毛泽东对战争的危险作出了极为严峻的估计,多次提出三峡建设要从备战出发。

  1969 年10 月,湖北省委书记张体学当面向他建议三峡工程,毛泽东说:“现在要准备打仗,你脑壳上顶了200 亿立方米水,怕不怕?”

  后来,他曾以一种少见的伤感语气说过:“将来我死了,三峡大坝修成后,不要忘记在祭文中提到我啊。”

  三峡工程建设缓行,但葛洲坝却于上世纪70 年代先行修建。1970 年12 月26 日,毛泽东在他77岁生日当天,对兴建葛洲坝工程作出批示:“赞成兴建此坝。现在文件设想是一回事,兴建过程中将要遇到一些现在想不到的困难问题,那又是一回事。那时,要准备修改设计。”

  30 年过去,三峡问题重登中国历史舞台。

  1992 年4 月3 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决议:“决定批准兴建长江三峡工程列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由国务院根据国民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和国家财力、物力的可能,选择适当时机组织实施。”

  2006 年5 月20 日,世界最大的大坝——三峡大坝全线建成。毛泽东“高峡出平湖”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摘自《毛泽东在1958》《新闻午报》


 

内容很精彩分享给朋友!